www.91019e.net
new_index_ad_01 new_index_ad_02 new_index_ad_03 new_index_ad_04 new_index_ad_05 new_index_ad_06 new_index_ad_07 new_index_ad_08
 

云样的芸

发布日期:2018-02-16 09:48:20 | 文章来源:潮州日报

www.91019e.net:所有作品请勿装裱(册页除外)。

  林语堂在《浮生六记》英译本前言里说:芸,是中国文学中最可爱的女人,她是我们在朋友家中遇见的有风韵的丽人,因与其夫伉俪情笃,令人尽绝倾慕之念。

  在芸的丈夫沈三白眼里,芸娘并不是绝色美人,尽管是削肩长项,瘦不露骨,眉弯目秀,顾盼神飞,但两齿微露,三白认为似非佳相。两齿微露,兔齿也。其实,就是这两颗微露的兔齿,把她从云间拉回到了地上,她的美有了一点点残缺,才更真实,才有了人间烟火气。比玛丽莲·梦露唇边的小痣更好看,和《射雕英雄传》里黄蓉的兔齿一样可爱。

  三白可是打小就迷上了芸娘。

  芸娘的美,美在心灵手巧,针织女红,无不精巧,母亲弟弟的生活靠其十指养活。美在通晓诗词格律,对李白杜甫有自己独特的看法,可以和饱读诗书的夫君毫无障碍地沟通交流。还美在不刻意不经心的别具一格:佳丽云集,满室鲜衣,笑语盈盈,暗香盈袖,独芸通体素淡,仅新其鞋,含笑不语。这何尝不是别一种众里寻他千百度,蓦然回首,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。

  芸娘是三白舅舅家表姐,两人青梅竹马两小无猜。三白告母曰:非芸娘不娶。这年三白十三岁,芸娘比三白大十个月。是年冬,三白往芸娘家送芸娘堂姐出嫁,深更半夜腹饥索饵,婢妪进枣脯,三白嫌其甜,“芸暗牵余袖,随至其室,见藏有暖粥并小菜焉”。三九寒天,半夜三更,预料到心上人会饿肚子,提前给心上人留了暖粥,这得不断温过几回才能一直保暖。况且还被堂兄调笑,因之前堂兄索粥芸娘曰粥尽矣。张爱玲曾引述辜鸿铭的话说通向男人心的道路是胃,芸娘肯定不知道这话,但其做法却暗合了这意思。若干年后也是深夜,贫病交加的夫妇二人因为躲避本不与自己相干的债务,共啜暖粥,抛下深夜醒来啼哭的子女,含泪奔走他乡。行前芸娘强颜笑曰:昔一粥而聚,今一粥而散,若做传奇,可名《吃粥记》。读之,令人潸然泪下。

  他们更有许多欢乐美好的时光。

  沧浪亭“我取轩”避暑消夏时的品月评花,课书论古,对谈品评李太白杜子美白乐天,芸娘不乏精辟的见解。芸娘女扮男装,效男子拱手阔步,随三白去水仙庙观灯会,误扶女子香肩差点引起误会。七夕月下,对酒当歌,各持“生生世世为夫妻”的两方朱白印章,相约白头与共。泛舟太湖,“哀吾生之须臾,羡长江之无穷。挟飞仙以遨游,抱明月而长终”,真是一对神仙眷侣。

  三白和芸娘举案齐眉二十三年,三白偶为披衣整袖,芸娘必连声道“得罪”,为之递巾授扇,必起身来接。侍奉公婆至亲至孝,蒙受误解也不辩白。细心为公公寻觅照顾起居之人,真心为丈夫纳妾,热心为小叔借贷作保,一片良苦用心,无奈都没有好结果。最终夫妇二人被大家庭逐出门外,寄人篱下,穷困潦倒。贫贱夫妻百事哀,芸娘素有血症,更添头眩怔忡新疾,在三白的怀抱里断续叠言“来世”数声,魂归离恨天,终年仅四十岁,葬扬州西门外金桂山上,千里孤坟,无处话凄凉。

  芸娘短短一生,如一片花非花雾非雾,夜半来天明去的云,在浩瀚澄澈的碧空里飘过。就像徐志摩的诗《偶然》里说的:我是天空里的一片云,偶尔投影在你的波心……转瞬间消失了踪影。芸娘,投影到三白的生活里二十余年后消失了踪影,又投影到后世每一个读者的心里长久留存,没有人会忘记她如朝霞或者晚霞般散发出来的灿烂抑或暗淡的光亮,那光亮是芸娘心底深处真、善、美的折射。


 贺宽叶
相关文章:
杏仁茶与红楼梦 2018-02-16 09:49:17
一部中国人的心灵精神史 2018-02-16 09:48:58
云样的芸 2018-02-16 09:48:20
散文家中的拿破仑——蒙田 2018-02-16 09:47:58
我们应当怎样做父母 2018-02-16 09:47:21
图说我们的价值观
?